您现在的位置: 景观国际网 >> 行业资讯 >> 业界评论 >> 正文

李晓东| 2010阿迦汗建筑奖获奖作品——下石桥上书屋

作者: 佘依爽,… 来源:景观中国 发布时间:2010/11/29     Translate
 

点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2010阿迦汗建筑奖获奖建筑师、清华大学建筑学教授李晓东


  景观中国:由您设计的福建下石桥上书屋,从401个参赛项目中脱颖而出,成为本届阿迦汗建筑奖5个获奖项目之一,您有何感想?

  李晓东:谢谢!我比较开心一点的就是我的想法能得到国际上的认可,让我至少知道这条路是对的。国际舞台是很公平、很透明的,只有原创的才能够得到认可,而且阿迦汗建筑奖是受到业内广泛认可的大奖,三年评选一次,而且评选的过程将近一年,所以能获奖是很开心的。

  景观中国:您为什么会想到参加阿迦汗建筑奖的评选?

  李晓东:偶然的机会和朋友小聚聊起阿迦汗建筑奖,了解到中国开始可以列入他们的范畴。参考了他们的评奖标准,我就觉得福建桥上书屋这个项目一定能够获奖,这就决定参与进来了。
  我之所以这么自信首先是因为这里面的思考是跟西方是不一样的,他涉及到点穴疗法,西方很难等理解。而且这个项目的设计没有可复制性,如果没有对建筑热情的话,任何事务所都不可能做到这样,我的学生在现场待了一年,监督施工过程。

  景观中国:下石桥上书屋这个项目,评委会给了很高的评价,那么您从看到现场到形成设计方案,这个过程有多长?

  李晓东:第一次看到现场就有想法了。因为想在土楼附近做些事情,我找了很多的地方,最终发现了个场地:两个土楼,中间有一条小河。这个土楼以前是社区中心,后来随着人们从土楼里搬出来,这个社区中心就消失了。同时当地居民没有规划,见缝插针地盖房子,导致公共空间的缺失。于是我就想到了在桥上建一个小学。使这个地方成为一个兼具多种功能的公共空间。
  
  我把一二年级的小学,孩子们也就六七八岁,放到村子的中心。那么它就成为了村子的核心,就是活力,老年人都喜欢坐在那儿看小孩上课,感觉非常好。一般人没有想这个事,常常把小学安置在村子边上。实际上放在中心,大人也放心,也开心,所有人到学校都很近。而学校下课以后村民们可以来这里看书。我们还专门给他们捐了四千册书,让他们农闲的时候看一些科普之类的书。

  它是多功能的,还可以作为舞台来在上面演戏;然后底下又有桥,具有交通的功能;平时还可以开放,有图书馆功能;底下还有商店;也就是说这个一百多平米,两百平米不到的小房子兼具了六七个功能,同时小孩们还可以在那里玩。 

点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由李晓东设计的福建下石桥上书屋获得了2010阿迦汗建筑奖 照片来源:阿迦汗建筑奖官方网站


  景观中国:现在下石桥上书屋旁边的土楼是做什么呢?

  李晓东:现在两个土楼暂时没有功能。我们没有钱,我们现在主要的目的也是把土楼保护好。福建土楼大概有几千多,99%都面临要塌了。所以我们得通过这个小建筑把它整合以后,把事情给推进一下。因为土楼所有的都一样,而这个独特的建筑能够吸引更多的人来关注这里。

  以后我们有可能将其中一个改造成背包客的旅店,另一个则改造成老年人活动中心或是教师宿舍。因为现在去参观的人特别多,每天好多人去参观,它在整个漳州都是有名,BBC也曾前来报道。这个村就依靠这个小建筑,打开了通向世界窗口。村里的孩子们看到人们过来参观也很开心、很兴奋。 

  景观中国:阿迦汗评审委员会点评下石桥上书屋时说,“它将周围的景观凝聚在了一起”。您是如何找到系统核心,就是通过对某个关键点的处理从而影响到整个系统的?

  李晓东:这个是长期的积累的结果。我一直练太极,对气场感觉很明显,所以很多人会发现这个建筑气场特别强。这个房子本身很一般,因为当地施工条件的限制,只能运用一些低调的非常基本的建筑手段,同时我不希望实验性太强、太陌生,或者跟自然相对抗。

  所以最主要的是怎么把气场做出来,使人们能感觉到这个东西把你能吸住,因为旷野当中做这种是很难的。我有一本书叫《中国空间》讲这个事情,把空间的概念作为一个主体,而不是建筑的形式作为主体来探讨建筑的当代性和民族性如何沟通。

  这些房子,其实它每一个都不一样,它们形式以及各方面,都是依据当地具体的环境衍变出来的,而不是说一拍脑子就能想到的。还是有一些文脉产生的语言。比如说玉湖完小,那是第一个探讨当代地域性的项目。探讨的方法就是用针灸疗法、点穴疗法,通过一个小建筑激活一个社区。这个激活是很重要的事,因为我们建筑的功能绝不是单一的。现在我探讨的就是如何从系统、社区的理念上把建筑的功能及其与社区的关系做得更深入、更广泛。

  西方人在建构语言做了一百多年,所以很厉害。中医有很多很深奥的理论,我觉得特别好,它是从系统的层面上来解决问题的。如果我们能这些理论应用到建筑设计里面,那我们比西方人可以在观念上可以更进一个层次。

  建筑师的职责绝不仅仅是做一个满足单一功能的小房子摆在那儿,而是说如何通过这个小房子来解决更广泛的问题。我认为如果我们能做到这些,建筑师至少中国建筑师就能够在国际舞台上有所贡献。

[1] [2] [3] [4] 下一页

点击数: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加入收藏 【关闭本页】【打印本页】【回到顶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