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景观国际网 >> 行业资讯 >> 国际资讯 >> 正文

巴西暂停亚马逊巨坝建设 水电站并非唯一出路

作者: 艾景奖 来源:南都周刊 发布时间:2012/10/23     Translate
 镜头穿过瑰丽茂密的热带雨林,各种奇异动物在四周跳跃奔跑。一条小船在巨大的河流上顺水漂下,最后停泊在岸边的原始部落居住地。部落首领带领着族人,脸上画满代表出征战士的图腾,举着手中的长枪放声怒吼。离他们不远处,大片树林在推土机前倒下,轰隆作响的起重机准备把部落夷为平地……

这是詹姆斯·卡梅隆2010年的短片《潘多拉的来信》中的一幕,但他拍摄的并不是《阿凡达》中的潘多拉星球,而是地球上的真实故事:贝罗蒙特(Belo Monte),世界第三大水电站将在巴西亚马逊河流域建起,祖祖辈辈在此生活的十八个土著民族面临着家园被毁的命运。

这座大坝选址于亚马逊河最重要的支流之一,欣古河(Xingu River)的上游。建成之后,贝罗蒙特水电站的预计总装机容量是11233兆瓦,在全球仅次于中国的三峡水电站和巴西与巴拉圭之间的伊泰普水电站。自从1975年建坝规划被提出以来,它可谓是世界上最受争议的大坝之一。建设计划在几十年中曾数次被暂停搁置,然后又在各种利益团体的驱动下重新复活。

2012年8月末,就在12000多名工人在欣古河上游干得热火朝天,推土机已经开到土著领地边缘时,巴西联邦法院下令,暂停贝罗蒙特水电站的建设,因为这个项目“没有适当咨询当地土著居民的意见”。而且,这次的判决相当严厉:如果发展商和当地政府不遵守裁决,让工程继续进行的话,他们将面临每天50万雷亚尔的罚单(约等于156万人民币)。

大停电的隐患

为什么这座大坝引发着如此大的争议,而相关群体仍然千方百计要将它实施下去呢?这要从巴西的发展近况说起。在过去几十年中,巴西的经济增长速度一直很快,贫困人口数量减少了几千万,由此带来的能源消耗也是巨大的。尽管巴西已经联手巴拉圭,于1991年在两国交界处的巴拉那河上建起了世界装机容量第二大的伊泰普水电站,但伊泰普已经有些不堪重负。

2009年11月10日晚,黑暗突然笼罩了巴西两大城市里约热内卢和圣保罗:所有照明和路面交通灯全部熄灭,市民提心吊胆地走在路上,却很难打到愿意载客的的士;瘫痪的地铁系统困住了大量乘客,机场里同样人满为患。全城警察都被紧急调集,上街维护治安。据事后调查,停电是由于雷雨引发了电网故障,伊泰普水电站中止运作导致的,全巴西约一半的面积,五千多万人都受到了影响。

其实在2002年、2005年和2007年,类似的大停电事件都在巴西发生过。在未来十年里,巴西的耗电量预计还会以每年6%的速度增长。尽快找到充足、稳定的能源供给,成了政府的头等大事。而另一方面,巴西的贸易伙伴和世界银行等金融组织,也在不断对他们施压,要求其在发展同时减少环境危害。随着全世界对矿物燃料消耗的限制,水力发电似乎成了一个最好的选择。如今,巴西的电力能源中有85%都是由水电供给的。

由于巴西大部分地区都是平原,亚马逊河一带充沛的水力资源当仁不让地成了焦点所在。作为亚马逊河最重要的一条支流,欣古河拥有7800立方米/秒的水流量,以及87.5米高的落差,这用当时一位工程师的话来说就是:“这是上帝绝无仅有的杰作,它就是为了水电站而生的。”

在最初的计划中,贝罗蒙特大坝组是由六座大坝相辅相成的,由于环保方面的争议,在1990年代被搁置了下来。到了2002年,有人提出了另外两个修改方案:将六座大坝减为四座,或是只留下贝罗蒙特一座主坝,外加两座辅助的副坝。2010年10月,由巴西政府部门和私人电力和建筑企业构成的Norte Energia公司拿下了大坝的开发权,等巴西环境与可再生资源部IBAMA于2011年6月下发授权书后,工程正式开始。

这项工程预计将耗资170亿美元(由于对水电站的投资回报率存在怀疑,80%的资金都是从巴西国家开发银行BNDES贷款的,私人投资者鲜少参与),受影响的面积约668平方公里,约有25000名原住民将被迫迁徙。在最后的方案中,欣古河的上游将建起相辅相成的一座主坝贝罗蒙特,两座副坝Bela Vista和Pimental。其中,贝罗蒙特总装机容量为11000兆瓦,Pimental水电站为233兆瓦,Bela Vista大坝则起到补充溢洪的作用。为了将足够的水引至主坝,另外还有两条人工开凿的运河,将原有土著居住地的河水改道至水库贮存。

原住民的抗议

2010年4月,在Norte Energia公司取得开发权的前夕,巴西各大城市的街道上涌现出大批的抗议者 ,环保组织、NGO和原住民们为了保住亚马逊河纷纷摇旗呐喊。美国导演詹姆斯·卡梅隆和摇滚歌手斯汀等名人也投身到了保卫阵营中。

顺着欣古河漂流而下,卡梅隆造访了居住在两岸流域的土著部落。这里生活着十八个土著印第安部落,包括Kayapó, Arara, Juruna, Araweté, Xikrin, Asurini 和 Parakan 等,在白人移民者踏入巴西之前,他们是这里最早的居民,世世代代都靠打鱼、狩猎为生。孩子一出生,就是在河里嬉戏长大的。部落居民每天都划着小船来往于市集、学校、医院等,密集的河道网是他们的生存要道。

另外,巴西国家原住民基金会(FUNAI)发现,欣古河流域生活着一些与世隔绝的小印第安部落,他们长年不跟外界接触,一旦迁徙出来的话,对于外面疾病的抵抗力是非常低的,很可能面临整个部落的灭亡。而且,在欣古河下游的一些部落,由于居住的土地没有被淹,不属于大坝工程的“直接受影响者”,是没有被列入环境评估报告中的,没有任何人给他们做迁徙安排,更不会有补助。

在卡雅帕Kayapó部落,首领Raoni Metuktire在卡梅隆的脸上画上了出征战士的图腾,并对着他的镜头呐喊:“我们要为祖父母、父母和儿孙们保留这条河,我们要用战斗来对抗白人的再度侵略!”

这些居民从1980年代就开始反对大坝的建设了。他们知道,水库会将曾经物种丰饶的雨林变成汪洋一片,那里生活着占全球三分之一的动物物种,是不可能被全部迁徙出去的,等待它们的只有灭亡。侥幸逃出的鸟类,也可能因为失去栖息繁衍的地方,或是找不到食物而绝迹。而居民们的另一种食物来源,鱼类,更是直接的受害者。为水库开凿的两条12公里长,500米宽的运河,把附近及下游河流的80%的水量都汇集到了主水库,大小河网将会萎缩消失,鱼群的规模和数量必然受到影响。

巴西阿卡联邦大学的地球环境化学家福斯特·布朗,研究西南亚马逊河已经多年。“淡水鱼对水和淤泥的流速变化特别敏感:在旱季,它们主要进行摄食和繁殖,到了雨季则需要高水位以保证足够的生长空间,这种涨落是一年一次的。”但在大坝建立后,雨季水位高的时候会放水,旱季则会蓄水,这意味着它每周都可能放水,也可能几年不放,鱼类的生活规律完全被打乱,除了耐受力最强,数量最多的那些水生物种,其他会很快灭绝。

另外,水库开闸放水还可能使鱼类中毒。“大部分水坝都是从水库底部放水的,那里水压强大,氮气会溶解其中。而一旦水流入下游,氮气会开始慢慢地以气泡形式涌出来。要是鱼在这时吸入了气泡,里面的气体足以使其致命。这就跟患潜水病的原理是一样。”另一位生态学家迪安·雅克布森也有自己的忧虑。

水电是否足够绿色

其实,修建水电站是否真如政府所说的那么“绿色可持续”,这一点本身是值得怀疑的。

贝罗蒙特坝群建起后,将有668平方公里的土地被淹,这相当于整个芝加哥市的大小。其中,有400平方公里曾经是茂密的热带雨林。在过去,这些植物的叶子捕捉和吸收了大量的碳元素,一旦它们淹没在水底,在缺氧环境中被产甲烷菌不断分解,又会源源不断地制造大量甲烷,将这些碳元素释放出来。我们都知道二氧化碳对于环境的危害性,而甲烷被释放到大气中后,对地球环境产生的影响比它要厉害二十多倍。曾有环保组织在1990年对巴西帕拉省的Curuá-Una Dam大坝做过研究,结果发现,它产生的大气污染是相同发电量的燃油火电厂的3.5倍,主要的污染排放物便是甲烷。

而且,在对水库进行环评之前,承建方总会先将当地的树林大面积砍伐,以便减少未来污染排放物的预算。曾有研究者调查过巴西的另一座水坝Tucuruí dam,发现它的实际污染物排放量是官方发布数据的十倍之多。因此,一旦贝罗蒙特水坝建立起来,重蹈这些水库的覆辙是极有可能的。

当地政府和发展商的另一个理由是,水力发电是最经济、最高效的方式。这点也有人提出了质疑。事实上,虽然欣古河水量充沛,但它每年枯水季长达3到5个月。也就是说,尽管贝罗蒙特总装机容量有11233兆瓦,但实际每年的平均发电量只能达到4462兆瓦,只有39%的效率。假设贝罗蒙特水电站正常运行50年,每年平均发电量以4462兆瓦计算,它的总发电量如果改用燃油发电的话,也只相当于消耗了巴西石油储藏量的9%。因此,如果政府不希望巨额投资的工程只有如此低的产出,必然要在大坝的上游再增建一系列的辅助堤坝和水库,将所有水源尽可能地汇聚到贝罗蒙特。到时,受影响的面积和居民还会更多。

当然,也有当地人对工程是表示欢迎的。这毕竟是一项巨大的工程,将会带来4万个工作职位。但他们想不到的是,这4万个职位在工程结束后,最多只能保留2000个。而其他由于工程而移民到此的工人,只能另谋生计。非法伐木、经营畜牧场,是他们最可能走的路。而这两者正是导致亚马逊雨林大面积减少的罪魁。

贝罗蒙特大坝项目的被喊停,让抗议者们暂时松了口气。但它仍像一把悬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不知何时又会掉下来。除了建设超级水电站,巴西有没有其他出路呢?

早在2007年,世界自然基金会巴西部曾发布过一份报告,认为巴西只要将投资放在节能减排上,完全可以在2020年将电力需求削减40%,这相当于14座贝罗蒙特水电站的发电量,也可以为巴西节省约190亿美元的资金。而巴西国家电力局ANEEL的前局长恩里克也承认,如果巴西用如今这种方式发展下去的话,贝罗蒙特水电站对于每年增长6%的能源需求来说,只是杯水车薪。

根据世界自然基金会的建议,巴西的节能可以先从改造老旧的输电设备开始,由于运输过程中的损耗,巴西的电力中一大部分都无谓地浪费了;许多低端的家用电器,发电机等也是可以更新换代的;如果将巴西已有的水电站的装机容量加大几千兆瓦,完全不用另开发一条河流来建坝;另外,巴西的风能和太阳能都有巨大的潜力,要发展绿色能源,完全可以从这些方面着手。
点击数: 文章录入:艾景奖    责任编辑:龚天培 【加入收藏 【关闭本页】【打印本页】【回到顶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